配副新眼鏡以確保優質視力

量身訂製眼鏡時有什麼重要的注意事項?要知道病人的眼睛如何互動。

Dirk Siemsen先生是位合格的視光師,也是德國Göttingen市mahrt und hoerning眼鏡行的老闆。  他的這位新病人戴眼鏡超過30年了,她是近視患者,同時有夜間視力和3D視覺的問題,白天的時候,她的眼睛也會對光線感到敏感。然而,她每一副眼鏡都無法提供所需的長期優化視力。BETTER VISION想瞭解她最後如何找到理想的眼鏡,以及雙眼視力檢查的重要性。

Dirk Siemsen先生 - mahrt und hoerning眼鏡行

Dirk Siemsen先生 - mahrt und hoerning眼鏡行

BETTER VISION:對於這位特殊的病人,您用了甚麼不同的處理方法嗎?

 

Dirk Siemsen先生: 老實說,這位病人的情況在我們mahrt und hoerning這裡並不是特殊的案例,對於每位病人而言,最重要的問題是:他們的視覺需求為什麼會這麼獨特?我們希望藉由我們所能使用的各種光學工具優化病人的視覺,讓他們的眼睛得到最大的視敏度。我們投資了很多時間在過程上,

一開始先徹底檢視病人的病史,詢問病人的用眼習慣,包括工作和休閒的時候。然後找出他們的視覺問題。我們也會詢問他們是否罹患會影響視力的特定疾病、是否承受極大壓力或是否有頭痛或肌肉緊繃的現象。若有,就會再追問例如:是怎樣的頭痛情形等等。然後我們會用i.Profiler檢查病人的視力,利用眼底照相機檢查眼底,特別是視神經頭,並檢查病人有無白內障…如果有眼科疾病,當然要由眼科醫生進行治療。對我們來說,先對病人眼睛的透明度和能力表現有初步瞭解算是驗光程序的準備動作,和眼科醫生密切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觀察病人的姿勢也很重要,在驗光室進行視力檢查時,很容易就能觀察到病人的姿勢。特定的頭部或身體動作會影響病人的視力嗎?這些資訊可以幫助我們得到初步結論,這也正是我們剛談論到的那位病人的情形。

和這位病人討論病史時,她提到會經常頭痛。

和這位病人討論病史時,她提到會經常頭痛。

BETTER VISION:您注意到病人有特別的地方嗎?


Dirk Siemsen先生: 和這位病人討論病史時,她提到會經常頭痛。我也發現,在驗光室裡,當她專注在看視力檢查表時,頭部會有特定方式的傾斜。她也常覺得光線刺眼,白天的時候會對光線感到敏感。

和檢查其他病人一樣,我也檢查了她的雙眼視力,亦即兩個眼睛的互動情形。我們使用i.Polatest,再配合其他不同合適的檢測。一開始,病人做3D測試時,只能看到一條線,因為只靠慣用眼在運作,兩隻眼睛並沒有正確地將影像投射在視網膜上的同一個地方。當影像重疊時,視網膜上的兩個影像高度不同,因此,病人的大腦無法將這兩個影像融合為3D影像,於是影像被擠壓成一條線。

BETTER VISION:我們的視線不是都直視前方的嗎?

Dirk Siemsen先生: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也就是說我們的眼睛不一定都是直視前方的,舉例來說:當眼睛不動的時候,配戴眼鏡的人兩眼視線會稍微往外。這表示,每個人的慣用眼會利用肌肉來定位自己的位置,讓視線保持向前直視,而非慣用眼再根據這個位置進行調整。兩眼產生的影像並非最理想的狀況,但我們的大腦會將影像轉換成看起來是正確的模樣。對所有人來說,這個程序不會構成問題,但長期下來,很多人會感到壓力。針對兩眼互動情形優化鏡框眼鏡時,我們可以讓病人的眼睛保持在高度的視覺表現上,同時能減少眼睛承受的壓力。想想看:若雙眼視力的鏡片僅0.25屈光度未正確矯正,其視力表現的損失就可能高達30%。這就是為什麼驗光時,我們必須精準檢查,而且需要檢查每個度數矯正後雙眼的互動情況,左眼若有些微的變動,也會影響到右眼...

搜索附近蔡司配鏡員

BETTER VISION:那您的這位病人究竟是怎麼了?

Dirk Siemsen先生: 她的情形就是我們所稱的垂直性斜視,她的眼睛位置不正,不僅從某個角度觀看時如此,從上方觀看時也是如此。長期下來會造成病人的不適,再加上她沒有使用正確的鏡片來平衡這個缺陷。我們在鏡片上加上稜鏡去減緩她的視覺壓力,進而改善她這種被稱為相關性隱性斜視的情況。

BETTER VISION:相關性隱性斜視真的是這30多年的問題嗎?

Dirk Siemsen先生: 眼睛的設計以及眼睛裡的肌肉長度等早在基因裡就預設好了,也就是說是遺傳。當你還是兒童或年輕時,可能還有能力抵銷部分的缺陷,但當年齡逐漸增長以及承受很大的生活壓力時,這種能力便會下降。因此你偶爾會感受到這種壓力 – 以頭痛或肌肉緊繃的型態出現 – 但這些症狀會消失,一直到年紀大了之後才又出現。

BETTER VISION:專家們不同意矯正相關性隱性斜視的方法。那這個案例為什麼要矯正?有些專家甚至提出警告,他們認為配戴棱柱鏡片可能導致「上癮」。

Dirk Siemsen先生: 您說的沒錯。對我來說,我最關心的是能否幫助病人解決問題。我們不只幫這位病人解決了視覺的問題,在這個案例中,2星期磨合期之後,她的經常性頭痛不見了,原來那是她原先的眼鏡不適合每種生活情況所產生的不適感。眼睛對白天光線的敏感也大幅降低。她甚至還問我她會不會對這副眼鏡戴上癮了。答案很簡單。我告訴她,如果不戴這副新眼鏡,她的視力只會和以前一樣。不然我還能說什麼?

相關性隱性斜視到底是什麼?

如果雙眼視力正常,兩隻眼睛所看到的東西是相同的。若有相關性隱性斜視,則眼球運動肌肉不平衡,使得有視力問題的人觀看時更加吃力。如果眼睛在最放鬆的位置上觀看,會是雙重影像。相關性隱性斜視患者(非自願地)被迫平衡這種視覺問題,因此帶來許多抱怨。最貼切的比較是偏離正常的身體結構,例如一腿略短於另一腿。這常常會帶來背部疼痛和緊張,但這可輕易地在鞋裡墊上適當的鞋墊予以平衡。棱柱鏡片可用來平衡相關性隱性斜視。

BETTER VISION:您認為身為視光師,什麼是最重要的?您可以簡短地做一個總結嗎?


Dirk Siemsen先生: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我們關心每位病人個人的視覺需求,並竭盡所能讓病人的眼睛保持在高度的視覺表現上,若有需要,也會降低眼睛承受的壓力。因此,我們花很多的時間和病人討論病史、進行驗光檢查,並在病人配鏡後給予適當的指導。

我们在这个网站上使用 Cookies。 Cookies 是网站在您的电脑上存储的小段文字文件。目前流行使用 Cookies,用于帮助优化显示网页和改善。通过使用我们的网页,您表示同意接受。
OK